南粤36选7开奖结果今天|南粤36选7开奖查询
首页> 资讯 > 焦点 > > 正文

走近深海救援潜水队:地球上最危险的职业之一

  • 2019-03-20 10:13:06 来源:中国青年报编辑:网友投稿

深海救援

总有人对人类能够抵达的边界充满浪漫的想象,比如太空、洞穴,或者是深海的水下世界,那里似乎有极少数人才能够领略到的奇幻景象。

交通运输部上海打捞局工程船队的66名潜水员就属于这“极少数人”的一部分。但对这些潜水员来说,大部分时候,他们在“边界”里感受到的并不是浪漫,而是黑暗和随时都可能到来的危险。

他们经常要下潜到100米、200米,甚至300米的水下,在那里打捞沉船、搜寻遗体,或者从事一些水下工程的安装、维护和拆除工作。

这支不足百人的队伍有着惊人的能力,从韩国“世越号”客轮,长江监利“东方之星”沉船,到最近在重庆万州坠江的公交车,都是由他们打捞上岸。如果再往前追溯,人们会发现,这支队伍几乎见证了整部共和国的船难史和水下救援史。

这份荣耀很少被他们提起。在岸上,他们看起来与常人无异,甚至有些过于“随意”:很多队员胡子拉碴、头发油腻,皮肤黝黑粗糙,咧开嘴就会露出被香烟熏黑的牙齿。

只有穿上全身黑色的潜水服,戴上连接着管?#21360;?#21482;露出眼睛的头盔,就像一个未来战士时,他们才被外界认识。

对很多队员来说,这份工作的迷人之处就在于此——他们可以远离岸上的游戏规则,在水下寻?#39029;?#23601;?#23567;?#34429;然大部分时候,他们只能一个人在水下作业,危险且?#38706;潰?#20294;只要戴上头盔,潜入水中,世界瞬间变?#20204;?#20928;,只剩下专注和自由。

正如队里一位已经工作30多年、即将退休的潜水员那样,除了沉船,他的“战利品”还包括:一把匕首物证、一个上了年头的保险箱、一个装有放射性物质的密闭盒子,以及两架直升机。?#30475;?#19978;岸后,他都会抱怨这份工作“又苦又危险”,然后又在日历上画下红圈,满心期待着下一次远?#20581;?/p>

点击进入下一页

潜水员正在海底作业 上海打捞局供图

1

在不少人的印象里,潜水往往和“唯美”“梦幻”联系在一起。每逢假期,各大著名潜点的照片就会成为“朋友圈摄影大赛冠军”的有力竞争者之一:色彩斑斓的珊瑚和热带鱼类,壮观的“杰克鱼风暴(鱼群大量聚集,形成类似风暴的现象)”。人们在一片蓝色里自由舒展身体,阳光穿过水层,光线清晰可辨。

?#35789;?#26159;打捞局里已经“出过几百班水”的潜水员,也很少目睹过这样的美景。人们旅游时的休闲潜水,都是在经过充分开发的海域,最大下潜深度也严格限制在40米。打捞局的潜水员们从事的是“工程潜水”,他们没有选择下水地点的机会。不管在哪片水域,只要条件?#24066;恚?#27785;船位置就是他们的“潜点”。

事实上,潜水队接到的大部分任务都在内河或者近海,这些水域的水下能见度接近于零。

“在下面我们就像瞎子一样,都是?#20811;?#25163;去探摸。”潜水队的副队长张伟平已经有超过20年的潜水经验,他曾经钻进黄?#26377;?#28010;底水底超过2米厚的稀泥浆中,寻?#39029;?#33337;遇难者遗体。

他记得头上的探照灯照在浑浊的水体里,反射出一片昏黄。“就像闭上眼,对着一只大灯泡”。

因为经常要在淤泥里探摸,潜水员在水底的移动大多都是“爬”着完成。在韩国搜寻“世越号”沉船遇难者遗骨时,潜水员就是爬着,把沉船方圆5海里的海底,每一寸都摸了一遍。

2005年后,潜水队从过去的内?#21360;?#36817;海,开始走向远海。那年,中海油(中国海洋石油集团有限公司)提出“海上大庆”计划,要求公司在5年内打破大庆油田年产5000万吨的纪录。中国领海上的钻井?#25945;?#36880;渐多?#20284;?#26469;,潜水队的下潜深度也随着钻井的深度不断增加。因为水下机器人不具备人类特有的触觉、机动性?#22242;?#26029;能力,潜水员成为这些?#25945;?#27700;下维护工作的唯一解决方案。

王佩育1987年进入潜水队,在浑水里摸爬快20年后,他才第一次来到南海。在南海钻井?#25945;?#30340;周围海域,他第一次看到水下世界的样?#21360;?#20182;说自己在90多米深的海?#36275;?#20303;半天,几乎要哭出来,感觉身边的鱼群都在“友好地”看着自?#28023;?#28023;底的白沙无?#20154;?#36719;,就连少量生长在?#25945;?#31435;架上的珊瑚都要比电视里的更鲜艳。

对潜水队的队员来说,王佩育下潜的几乎是一个完美的深度。如果潜入200米以下的水域,能见?#20154;?#28982;很高,阳光却难以抵达,水下也只剩下无边的昏暗。

除此之外,潜水员很多时候都要在夜间下水。他们的作息?#20998;?#30340;不是日出日落,而是潮水——潜水员要在涨潮和落潮间的短暂平潮期下水,这时水下的水流最为?#20132;海?#20063;最适合作业。

“有时在大中午,有时是凌晨两三点,潮水慢了,我们就开?#20960;?#27963;了。”潜水队的队长胡建告诉记者。

每一次下潜,队员们都有可能到达一个人类从未踏足的地?#20581;?#24456;多沉船都是偏离航道后,触礁失事的。也有船只受损后,在大海上漫无方向地漂流,最终沉没在一片无人知晓的海域。

?#35789;?#27604;常人更熟悉水下环?#24120;看?#38754;对未知和神秘时,潜水员也会产生一?#21482;?#21512;着刺激和恐惧的体验。

一位参与过“桑吉”轮救援的潜水员对当时的经历印象深刻。“桑吉”?#27542;?#27809;后,为?#20048;孤?#27833;污染海洋环?#24120;?#20182;接到任务要下水把沉船的?#21152;?#25277;光。他记得那片海域水很清,下潜时,能从上面看到整条?#20107;?#30340;全貌。阳光照射下来,这条载重16万吨、270多米长的巨轮躺在深渊里,就像隔着一帘水幕,缓慢地晃动。

“太大了,跟个幽灵船似的,真有点瘆人。”

更多时候,潜水员在水底看到的,是锈迹斑斑的沉船,上面长满了海洋生物,提示着时间曾在这里流逝。变形的船舱里,脱落的?#26223;濉?#30005;线,桌子椅子都漂浮在半空中,保持着灾难发生时的样子,时间又仿佛静止一般。

“它到底是场灾难,那个氛围是很悲凉的,能感受得到。”王佩育说,他记得?#30475;未?#30896;到沉船时,冰冷的金属都能给他带来一阵寒意。

更冷的是遗忘。潜水员从海底浮起,海面上像往常一样风平浪静。没人记得,深海之下,有一艘船躺在那里。

点击进入下一页

救援“桑吉”轮 上海打捞局供图

2

潜水队的技术已经可以规避绝大部分的水下风险,但对潜水员来说,他们从事的仍然是地球上离死亡最近的职业之一。

因为工程潜水需要在水下长时间作业,打捞局的潜水员们不能像人们常见的潜水员那样,利用背后的气瓶供气。他们靠一根甘蔗粗细的长管来维持水下的呼吸,在工程潜水领域,这根管子被称作“脐带”。

“脐带”连接着工作船,由3根管子缠绕组成:最粗的是主供气管,接在头盔上,为潜水员提供水下呼吸的空气;其次是热水管,负责在水下低温时,通过潜水服里的小孔流出热水,从而起到保暖作用;最细的是电缆,为潜水员的通信设备、头盔上的水下摄像机,以及照明灯供电。

“我们在水下就像婴儿,全?#31354;?#26681;脐带供养。”张伟平告诉记者。

从另一方面讲,工程潜水员虽然拥有极高的身体素?#21097;?#20294;有时在水下他们也像婴儿一样脆弱。

大型船只的船舱很大,沉船的姿态又千奇百怪。潜水员在水下时,视野和方向感都受到影响,船舱内部就成了一个“迷宫”。

有时潜水员进入舱体,如果没有规划好路线,就容?#35013;?#20303;脐带,困在船舱。沉船的桅杆、护栏,或者任何一个不显眼的障碍物,也有可能使脐带纠缠,让潜水员陷入险?#22330;?/p>

船上锋利的物品,甚至是生长在沉船上的海?#31859;?#30340;坚硬外壳,也会成为潜水员的潜在威胁——如果脐带被划破,甚至切断,潜水员就有窒息的危险。

下水时,工程潜水员也会背上一个应急气瓶。这是在所有供气都失灵的情况下,最后的逃生希望。这个气瓶因此被潜水员们成为“回?#31227;?#29942;”,只不过,很多紧急情况发生时,回家并没有那么简单。

最危险的时候是上浮阶段。在水下,潜水员会吸入与所处海水?#39592;?#19968;致的空气,来保持体内外的压力平衡。海洋里每深10米,海水就会增加1个大气压——假如潜水员在100米的深度,体内的大气压就是陆地上的11倍,相当于一?#23616;?#22411;卡车轮胎内部的压力。

空气中的氮气在高压状态下溶解在人体组织内,上浮时这些气体需要缓慢地扩散出来。通常情况下,从100米的深度浮出水面,需要在水中减压4个小时。

如果上浮速度过快,海水压力?#26438;?#20943;小,体内的上百万个小气泡就会因为?#20849;?#30636;间膨胀,整个人就会像一瓶剧烈摇晃过的碳酸饮?#31232;?#36825;时潜水员就会出现“减?#20849;?rdquo;症状,轻则皮肤发痒、关节痛,重则肺?#31185;屏选?#31070;经坏死,直至死亡。

2011年,香港的一名潜水爱好者在南海游玩时,用鱼?#22815;?#20013;一条大鱼,然后被拖至60米的深水。后来他因为气瓶空气不足选择快速上浮,出水时,这名潜水爱好者已经晕?#21097;?#26368;终?#26438;?#27515;亡。

打捞局的潜水员曾在130米深的海底作业时,抓到过一只上百斤重的石斑鱼。船上工作人员把鱼快速拉上水面后,发现大鱼“眼珠都爆炸了”。

大多数时候,潜水队都会选择在风平浪静时下水作业。但?#35789;?#26159;毫无波澜的海面下方,?#37096;?#33021;随时到来涌动的暗流。

“在水下遇到暗流,就像大风吹在身上。”张伟平说。

他记得,在打捞“世越号”时,沉船的位?#20204;?#22909;处在以水流湍急闻名的海域。有一?#21361;?#19968;位潜水员在水下忽然遇到3节(大约相当于0.5米/秒)流速的暗流,潜水员无法在水中保?#21046;?#34913;,只能抓住身边的缆绳,整个人都横在水中。

“完了,我的头盔要被吹掉了。”张伟平在船上的监测设备里听到潜水员颤抖的声音,呼吸频率也明显上升。

这是张伟平最害怕发生的情?#21361;?#22914;果这个潜水员坚持不住,松开手,马上就会“?#29260;?rdquo;(被水流带着快速上浮)。他清楚这样的后果,潜水员可能出现严重的“减?#20849;?rdquo;。

第一个下水救援的潜水员刚刚尝试,就因为水流太快?#29260;?#20102;。第二个,第三个潜水员同样无法接近身处险境的队友。

监测仪里,海底传回的呼吸声越来越急促。船上的队友们也都盯着仪器,没有一个人发出声响。他们清楚,在水下,与?#24597;?#21516;行的,往往是厄运。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这个潜水员最终的命运。好在水下的暗流忽然减弱,队友最终得救。很快,这件事就成为队员间打发时间,互相“吹牛皮”的谈资。在潜水队,拥有这样的经历,更像是种荣耀。

?#27604;?#20063;有队员们不愿提起的往事。很早之前,潜水队曾经出现过潜水员的脐带被水下锋利物体切断过的事故。这个潜水员被水流冲走,而且携带的“回?#31227;?#29942;”不够正常减压时间使用,再也没能“回家”。

还有一些“不足?#39029;?rdquo;的危险。潜水队经常要在水下进行一些切割、焊接的操作,有一次一名潜水员在水下切割金属时,氧气聚集在一个“鸡蛋大小”的洞里,遇火后瞬间爆炸。

“我在船上都听到了一声闷响。”当时王佩育也在现场,他负责在船上监测水下情况。

这个潜水员被当场炸?#21361;?ldquo;声一响,他直接就脸朝下趴在?#32844;?#19978;了”。被救上岸后,经检查发现,这个潜水员被震断了两根肋骨。

有些危险来自攻击?#36234;?#24378;的海洋生物,它们总是忽然出现,让人猝不及防。曾有潜水员在南海作业时,忽然发现一条大白鲨在自己身边游弋。也有藏在海底洞穴里的海鳗,时刻准备攻击闯进它“领地”的入侵者。

工程潜水讲求团队协作,早些年间,打捞行当都是父子搭班,儿子在水下探摸,父亲在船上拉?#29260;?#24102;。

在潜水队,队员们下水时是潜水员,上船后可能就是负责监测,或者是拉脐带的“辅助人员”。这?#21482;?#21046;让队员们成为“过命的兄弟”,队友间都保持着充分的信任和熟悉。

就像队长胡建说的那样,这支队伍最宝贵的地方,不是先进的设备,而是队员间天衣无缝的默契。

点击进入下一页

潜水员正在下水 上海打捞局供图

3

在打捞局潜水队,潜水员的水下作业会有一个明确的优?#29123;丁?/p>

首先要确定沉没物的位置、形态,然后清理比较明显的障碍物——保证潜水员的自身安全一直是第一条铁律。

第二步是寻找幸存者或遇害者遗体,哪怕船舱里载满了黄金,也要先放到一边。因为任何打捞、起吊的动作都有可能伤害到幸存者,或者对遗体造成二次损伤。

对潜水员来说,这一步是他们最不愿面对的过程。不仅因为难以克服自己对水中尸体的恐惧,更难以承受的是灾难和死亡带来的情感冲击。

打捞长江监利“东方之星”沉船时,一名打捞局的潜水员负责捆绑起吊钢缆,他游过船舱的窗户,隐约看到内部的?#26131;礎?/p>

“全是老人和孩子,我……”这个身?#30446;?#26791;的中年男人手指夹着香烟,低下头陷入沉默。

在打捞重庆万州坠江公交车时,一位潜水员从水中抱出了一个3岁小孩的遗体,身上还穿着鲜艳的红色衣服。捞上船后,工作人员都沉默了。张伟平看到了这个潜水员在闭着眼流泪,他没有过去安慰什么,也没有人去打破那个沉默。

在水下,很多遗体都会粘上泥污。潜水队有个不知道从什?#35789;?#20505;开始的传?#24120;业?#36951;体后,潜水员会在水下为死者做一些简单的清理,然后对他们说一句:“我带你回家。”

“让死者体面地出水,是对他们的尊重,也是给在岸边等待的家属们一个交代吧。”张伟平低声说,“我们知道水下有多黑多冷,咱中国人就信这个,不能人死了还留在那种地?#20581;?rdquo;

在韩国打捞“世越号”沉船时,每逢清明节、中秋节,就会有遇难者家属开着船过来。他们不能进入作业海域,张伟平能?#23545;?#30475;到,这些船上扎满了鲜花,拉着一条黄色的横幅,上面用汉?#20013;?#30528;:“?#34892;?#19978;海打捞局,请你们不要忘记,还有9具遗骨等待回家。”

在打捞“世越号”的两年间,潜水队的队员们每天都能看到,正对着失事海域的一处山顶上,遇难者家属在那里支起一顶?#36893;瘛?#30452;到沉船出水那天,?#36893;?#25165;收起,结束漫长的守望。

张伟平说他有时会想象,假如把地球上的海洋抽干,可能每个角落里都会出?#27542;?#33337;。但它们中的绝大部分,都不会被打捞,甚至不会被发现,成为一座座冰冷的遗迹。

有时候,潜水队队员们的工作不仅是为了一个“交代”。更重要的是,他们打捞的,还有?#19988;洹?/p>

在打捞重庆万州坠江公交的过程中,一名潜水员在搜寻车辆“黑匣子”时,在江底?#19994;?#19968;部?#21482;?#21518;来他把?#21482;?#25569;在手里,最后只能用非常规的动作,单手抓着导向绳上浮出水。

没人说?#20204;澹?#36825;部?#21482;?#23545;遇难者和家属有着什么样的意义。但这名潜水员相信,“?#21482;?#37324;应该有照片”,记录着遇难者的生活轨迹。

4

重庆万州的失事公交车,沉没在73米深的江底。在这样的深度,潜水员只能吸入氦氧混合气才能下水作业。

一般水深超过30米后,溶解在人体内的氮气会让潜水员产生一种“氮麻醉”的现象。这时潜水员会有种类似醉酒的感觉?#30418;?#22859;、注意力难以集中,身体协调能力降低。如果继续下潜,“醉酒”的感觉会愈加明显。

张伟平在船上作监督时,曾听到有新潜水员因为“氮麻醉”引起兴奋,不自觉地会在水下哼歌。事实上,就连他?#25937;?#20063;遭遇过这样的?#38480;巍?#34429;然已经有20多年潜水经验,但他有次下潜到50多米深的水下时,发现自?#21644;?#26197;眼花,他试着咬自己嘴唇,结果没有感受到疼痛,“就像喝到?#20284;?#20843;成”。

为了避免氮麻醉带来的水下风险,潜水组织常把60米深度作为“空气潜水(以空气作为呼吸介质的潜水)”的最高界限。在60米以下的深度,就要用氦气代替空气中的氮气,形成“氦氧混合气”,供潜水员在水下呼吸,从而避免“氮麻醉”。

而在超过120米的深度后,潜水员往往在水下只工作20分钟,就需要数个小时的减压上浮时间,上岸后仍需要在减?#20849;?#24453;上两三个小时。这样既严重拉低了潜水作业的效?#21097;?#21448;加大了潜水员在水下的风险。

“饱和潜水”成为解决这个难题的完美方案:潜水员进入一个主要由生活舱和潜水钟组成的设施中,舱内的压力逐渐升高到要潜入深度的海水压力。工作时,潜水员通过潜水钟下潜到作业区域。结束作业后,再回到母船上的生活?#25307;?#24687;。

由于经过一段时间的加?#36141;螅?#28508;水员的身体会被氦气完全“浸透”,达到饱和溶解状态,他们就可以在高?#22815;?#22659;里长时间工作、生活。

对潜水队的队员来说,这个“长时间”一般是28天。这意味着,在近一个月里,他们几乎要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不能携带电?#30001;?#22791;,不能走出那个形似“油罐”的舱?#25671;?/p>

唯一的“放风”机会,就是?#30475;?#22823;概4个小时的水下作业。虽然同样会很无聊,但还是有人打趣,把这个过程称作“海底漫步”。

荆长宁做过3次饱和潜水,?#30475;?#36827;舱前,他都会带上象棋、扑克,还有“最能打发时间”的人物传记类书籍。因为舱内的9个人,?#27542;?组倒班,大部分时候,时间只能靠自己消磨。

在高?#22815;?#22659;下,舱内的空气湿度会升高,“被子?#20146;由?#19978;,都觉得湿漉漉的。”因为压力大,食物变得“粘牙”。队员的味觉也会退化,“?#20801;?#20040;都没味道”。

如果下潜到200米以下,舱内的压力超过21个大气压,空气就变得像一种“流质”。

“你能感觉到空气的质量,用手轻轻一拨,感觉空气都在流淌。”张伟?#20132;?#24518;自己“饱和潜水”的经历,“我们走路都要放慢脚步,要不带出的风都能把睡觉的队友吹?#36873;?rdquo;

有队员感觉到自己呼吸的阻力变大,身体被压缩,“就像被真空包装的食物”。

潜水队的队长胡建参加过300米“饱和潜水”,他记得?#30475;慰?#36807;从?#20801;业较词?#38388;的那道门。都是个艰难的过程。“抬腿、伸腿、迈腿,就像慢动作。”一个月下来,“胯部疼?#32654;?#23475;”。

吸入大量的氦气后,人声会变得像动画片里的“唐老鸭”。与外界团队交流时,需要通过特制的“翻译机”。

有次一个替补潜水员进入舱室,队员们七嘴?#26494;?#22320;跟他说话。过了一会儿,这名新进来的潜水员告诉他们,自己几乎没有听懂一句话,“感觉就像一群鸭子对着自?#33322;?rdquo;。

事实上,对饱和潜水员来说,?#30475;?#20174;潜水钟进入生活舱时,都像上战场一样,每个?#26041;?#37117;要做到没有纰漏。两个舱门对接时要严丝?#25103;歟?#22914;果出现任何缝隙,就可能会让整个舱室瞬间爆炸,“和科幻电影里飞船对接失败后的结局没什么两样”。

就连上厕所都要小心翼翼,抽水马桶需要两个人配合操作才能使用,否则就容易出现可怕的后果。

饱和作业结束后,潜水员还要经历一个漫长的减压过程,300米饱和潜水需要10天的减压。当他们走出减?#20849;?#26102;,伴随着浑身无力、脸色苍白,就像刚从?#38706;饋?#30130;?#36141;头吃?#30340;状态中?#22836;?#19968;样。

5

上海打捞局潜水员基地坐落在黄浦江边,由一处小码头、一个小院和一栋上世纪80年代风格的二层小楼组成。几十年来,很多人来到这里,也有很多人从这里出走。

每个进入潜水队的人都有各自的原因,但留下来的人几乎都有相同的理由。

一个队里的“老潜水”在小时候就“整个夏天都泡在水里”,他还记得一个猛子扎到到河底摸?#24433;?#26102;的感觉。下学后他就跟着村里人干起了打捞,一路从家?#36276;?#30340;那条大河,捞到长江。现在,他说自己这辈子都离不开水,“隔段时间不下水就浑身难受”。

打捞局今年新招聘的学员里,有一个跟着潜水队在?#35013;?#19978;干了10年的水手。他在32岁的年龄,?#29260;?#27700;?#27542;?#30340;职位和收入,顶着家人压力报名参加潜水队,决定一切从头开始。他说在海上10年,想看看水下什么样?#21360;?ldquo;觉得潜水员很帅、很牛”,自己也想拥有那份荣耀。

一个曾经“玩”旅游潜水的新学员,加入潜水队,是想要“去更深的地方,探索更多未知”。

而离开的人,大多都是因为无法适应这份工作的状态和节奏。队里的潜水员,每年至少有200天在“海上”或“水下”。繁忙时,这个数字经常会超过300天。

王佩育曾在儿子10岁生日时,订好?#21496;频輳?#36890;知了亲戚,结果在前一天晚上接到需要马上出发的任务。自己的50岁大寿,则是在东海的惊涛骇浪中度过。

一个年轻的潜水员,出海前新婚不久的妻子还在?#21507;?#24453;产,两个月上岸后,孩子已经出生。

近些年,潜水队的工作量忽然与油价关联?#20284;?#26469;。油价上升时,海上油气田开工多,需要潜水员下海维护设备,队里接到的工程就会比往常密集。

王佩育曾去过渤海湾油田溢油事故的海底作业,他看到当年海底开裂的地方被水泥填充,就像一块块疤痕。

从2014年开始,国?#35270;图?#20174;100美元/桶直线下跌到?#23458;安?#21040;30美元。很多海上油田关闭部分钻井,潜水队接到的工程也少了很多。

长期远离陆地的生活,让荆长宁觉?#31859;?#24049;越来越跟不上同龄人的节奏。?#30475;?#20241;假在家,身边人谈论的都是?#26377;?#21319;职,以及“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

这让他感到厌?#22330;?#21482;要戴上潜水头盔,水面逐渐没过头顶,世界瞬间就变?#20204;?#20928;,只剩下自己的呼吸,?#25237;?#26426;里传出的“嗞嗞”电流声,“再也不用想外界那些鸡毛蒜皮的杂事”。

在潜水队仓库里,整齐码放着几个“应急设备箱”,里面有全套的救援设备,可?#36816;?#26102;运达灾难现场。?#30475;?#30475;到水上发生灾难的新闻,荆长宁和队友们就会做?#31859;?#22791;,他们清楚,自己又要出发了。

管理仓库的师傅在基地工作了几十年,迎来送走一批又一批潜水员,他说这支不足百人的队伍就是“国宝”,只是太少人听说过他们。(杨海)

  • 我要收藏~
  • 参与?#32518;踾

本站新闻资讯信息来源为网友投稿、本站原创、转载其他媒体,如果转载本站原创内容而不填写内容原始出处的网络媒体和新闻媒体,我们将对您的侵权行为保留起诉权,产生的任何法律纠纷和法律责任后果请自?#28023;?#35831;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也请尊重我们的劳动成果。

针对于网友投稿和转载其他媒体的新闻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同时我们也会标注新闻内容原始出处,中国海洋食品网(www.axfth.tw.cn)刊载此文仅为提供更多资讯信息,并不代表本?#23601;?#24847;文中的说法或描述,也不构成任何建议。出现的任何摄影图、商品图、艺术字、人物肖像权仅供作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勿用于任何商业用途。若?#31859;?#20351;用,后果将由使用者自行承担。如对本文有任何异议,请联系我们553138 [email protected]

0条 [相关?#32518;踋  
48小?#27604;?#28857;图文
顶部 帮助 世界渔市APP 底部
请扫码下载世界渔市APP
南粤36选7开奖结果今天 广东十分彩开奖 浙江快乐时时号码走势图 22期香港最准六肖中特 pk视频直播 快乐彩走势图 天津快乐十分第八球 排列5百度文库 极速赛走势图表 118图库 陕西快乐十分昨天开奖